乡村文化记忆系列之交里村【文化】在河之洲(上)-今日长子

作者:admin , 分类:全部文章 , 浏览:231
——乡村文化记忆系列之交里村 【文化】在河之洲(上)-今日长子

在河之洲(上)
——乡村文化记忆系列之交里村
陈满红

那年春天,应好友相邀,去过几趟交里村。
交里,三水交于北,形成河之洲——白沙洲,天生结了水之缘,衍生了水的智慧,传播了水之文化。

村东有陶水,源于羊头山,西有丹水,发至丹林(或曰丹岭、丹陵)。《山海经》曰:沁水之东有林焉,名曰丹林青空文库。丹水出焉。交里村北,浊漳河南源自西贯东,从发鸠山浩浩荡荡,沿途汇了晋义、岳阳、西堡头三条水路,先入精卫湖,再一路东流,至交里村北与陶、丹二水汇合,入浊漳河蜿蜒出县境东去。之后,再与源于昔阳、和顺的清漳河在涉县合漳村汇入海河归海。
交里村处于丹、陶、漳三河之交之南白沙洲,疑是上古水患冲击形成,得到了上古清流的灌溉,土地肥沃,宜于人居。同时,也集聚了水的智慧,氤氲了水的文化。
《竹书纪年》说:“帝尧陶唐氏,母曰庆都,生於斗维之野,常有黄云覆其上。及长,观於三河,常有龙随之。”
与水有缘,追溯上古,是为水患。但凡是水,缘定归海,只是时光不会寂寞它,陪它走上一段日月轮回,演绎一番春秋史话。
一段上古的记忆,铺展在线装书的字里行间,捡拾几个片段,就能让青丝变白,使岁月洪荒。轻启历史厚重的门扉,一段波澜壮阔的故事悄然铺展开来。纵然沧桑老去,但陶片断竹依然闪灼着历史的光华,唐砖汉瓦依然见证着往昔的岁月蹉跎。

翻开典藉史册,帝喾新娶庆都,洪水袭来,帝喾忙于治理水患。新婚不久,庆都回娘家小住,晚上梦见一条赤龙吞波纳浪,鏖战洪水。霎时,云翳散去,风平浪静,恶水归服。赤龙翱翔于湛蓝的天空,手舞足蹈。突然,飞翔的赤龙扑身庆都,此后,庆都怀孕。公元前2377年农历二月初二,庆都身孕满十四个月,生尧于丹林。尧十五岁受封为唐侯,二十岁承兄帝挚之位,在位七十年,卒年一百一十八岁。
二月二,龙抬头。上苍赋予帝尧的使命不凡,注定帝尧要经历“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的圣人成就过程。帝尧终也不辱使命,成为后人难以望其项背的上古领袖人物。
有史曰:帝尧受命于危难之际,先是“十日并出”,稼禾枯焦,继而洪水泛滥,淹没田庄,各地部落方国乘势起乱,割据一方,独霸称雄,民不聊生,生灵涂炭。帝尧依靠后羿等部落方国领袖的支持,削平群雄,重新统一中原,并率领族人与水旱灾害作斗争靳海音,万民敬仰称颂。
交里村名不见经传,但村民口口相传的神话让她美丽灵动。褪去上古的蝉衣,盛世的华章逐渐显现。

村东里许过陶水有凤凰岭,岭脚下,随处可见窑灰陶片。相传,帝尧喜烧制陶器,又封唐侯,所以后人也称“陶唐氏”。岭西脚下有一大石,型如巨舰,裸露部分平整,边缘微翘。是年,帝尧娶散宜氏生下丹朱,“时朱十七八岁,不务正业,赵雅倩游手好闲,聚朋嚣讼斗狠,经常招惹祸端。”帝尧欲传其帝业,教丹朱狩猎,丹朱无心,于是帝尧用箭头在大石上刻画纵横多道方格,授其棋道,想以棋道让丹朱明白治国方略。丹朱忤逆,终难成大器,帝尧愤怒孟古青,封朱于丹地,自己西征平阳。然而水云姬,交里村附近的村民却口口相传着帝尧的另一个版本:丹朱从小生性聪明,胸怀大略,有经天纬地之才,拔山超海之力。帝尧在此大石教丹朱棋艺,丹朱用心习之,通过习棋,掌握治国理政之道,于是才封朱于丹地。战国时期的《世本·作篇》有“尧造围棋,丹朱善之”的记载,说明丹朱是爱好围棋的。帝尧西征平阳,把丹地作为大后方,供给粮草之用。因为丹地经过帝尧多年开凿渠道山刺梨,教课农桑,沧海变成了桑田,物阜民丰,成为上古富庶之地。帝尧用兵平阳,首当其冲解决后顾之忧。如首战即胜,即粮草无忧,如出师不利,即可退守丹地,不能不说是万全之策。所以说,封朱丹地,也是帝尧深思熟虑之良策。
村民善意美化传说,虽然与史有异,但也入情合理。从此,“‘长子’不出门”也成为这里的乡风俚俗。村人的思想始终承载着帝尧的睿智与通达,以通俗的形式,浸润了上古文化的精髓,口口相传于今,史学价值不可忽略。
伫立凤凰岭,思绪穿过上古的隧道,目光里映现出一组镜头剪接。
又是仲春。此时此刻,庆都向西举目远眺,莽莽发鸠,苍翠连绵。原始丛林里,她的子民,腾挪跳跃,弯弓搭箭,抛扬飞石击中疾飞的野兽。她心潮澎湃,一行老泪潸然而下。在她的目光里达乐电影网,帝尧带着子民从远处走来,初春的阳光正照在那支队伍身上,兽皮上闪灼着光芒,那支队伍渐渐向太阳走来,伴着歌声,伴着雄性的健硕。
一冬,狩猎的人们靠着两只冰橇,随着河流不断给妇女和儿童送来补给,然后把思念留下,把牵挂带走。
领头的是美髯飘逸的帝尧,身后是步履矫健、身搭弓箭、肩扛猎物的部落男性公民。妇女儿童奔呼相迎。儿童在人群中被举过头顶,女人的惊叫掠过欣欣然的春光,在人群中各自寻找着自己的亲人。夫妻鸳鸯交颈,诉说离别的思念、相思之情。男人把积攒了一冬的激情肆意挥霍,女人欢乐的吟唱在草甸奔放谢若林。春之歌渲染着上古的情欲,篝火已弥漫出肉香的诱人。人们开始围着篝火坐下来,欣赏美味,用原始古老的旋律欢庆一年之春。
白沙洲。又是一年春好处。天蓝日丽,身着兽皮的女人和孩子们,伴着明丽的阳光,载歌载舞,翘首等待她们的亲人。一座高大的雕像矗立在河之泱——尧母庆都,身披棕色的熊皮,白色的狸尾从脖子上垂落下来,头戴花冠,神情庄严,流盼的目光,微翘的嘴角流露出庄严,庄严里几分欣喜,几分爱戴。 (未完待续)
延伸阅读
【文化】咏村庄的春天
【文化】给父亲拽小车
【文化】春光明媚的季节里
【文化】春暖花开 (外一首)
【文化】山腰上的传说
【文化】“长长不分家”的趣事
【通讯】春来丹城绿意浓


编辑:马赛 曹杨 刘峰责编:赵晓优
电话:0355-8331151邮箱:xwrx@163.com地址:山西省长治市长子县钟楼街1号
版权声明
长子县新闻中心所属《今日长子》微信公众号新媒体平台享有版权的内容,任何单位及个人在互联网、无线客户端、微博和微信等平台上使用须事先取得书面授权,并注明作者及出处,由转载和使用引起的纠纷自行承担。
文章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