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B市被拆迁居民集团行政诉讼为例自我边界的“选择性固化”:公民运动与转型期国家一个人关系的重塑-经典译文共享

作者:admin , 分类:全部文章 , 浏览:145
——以B市被拆迁居民集团行政诉讼为例 自我边界的“选择性固化”:公民运动与转型期国家一个人关系的重塑-经典译文共享

作者:施芸卿,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所博士
文章来源:中国社会学期刊
发表时间:2015年2月
翻译改编作者(以姓氏拼音首字母排序)
胡承光、黄国盛、李金夏、陆海生、宋大伟、王艳芳、杨家怡、杨强
[摘要]1990年代以来城市化进程中频发的社会冲突,从积极层面理解,是国家在孕育市场之后进一步释放社会的过程,也是由行动者发起的重塑国家一个人关系的过程。出于中国特定的制度环境,公民运动的行动者面临着一个两难困境:必须同时生产出维权的“合法性”和“抗争空间”,其背后体现了转型期国家--个人关系的悖论--个人相对于具体国家的抽离是以其对抽象国家的内化为前提的。自我边界的“选择性固化”便是行动者针对这两者之间的张力而产生的适应机制。本文以B市一起被拆迁居民集团行政诉讼为例,揭示了自我边界的“选择性固化”的三重机制,即拆分国家治理层级、辨析国家在土地权利上的双重身份和剥离国家在行政实践中的政治和经济职能。其本质则是经由自我边界从弹性、渗透向固化、紧实的转变,个人重构与国家之间的独立平等关系,折射出大一统的传统国家向国家--市场--社会--个人各部分分化的现代国家迈进的过程雪女莫奈。
写作背景
20世纪90年代,以“危改带开发”为主要模式的城市化改革导致了搬迁人数急剧上升。城市化、现代化、经济发展的浪潮下,资本和权力一起将土地和空间这些原本不属于市场的内容商品化,但原有国家体制下的市民个体却依然保留其对国家无条件服从,国家对于市场发展的重视使个体权利受到侵蚀和挤占,从而引发了一系列大规模的市民抗议。城市化领域频繁爆发的社会冲突在引起各界广泛关注的同时,也激发了社会科学领域的大量实证研究,以社会学为视角的研究开始将个人及其实践纳入研究范畴。
一、以城市化进程透视转型期的国家一个人关系
20世纪90年代,B市经历了第一波大规模的城市化浪潮。据《B市房地产年鉴》相关年份统计加总,1991-2000年间,共搬迁居民28.12万户、87.86万人,拆除房屋64.78万间,拆除建筑面积915.53万平方米。这个阶段的城市化以“危改带开发”为主要模式,清楚地展现了房地产市场在国家主导下诞生的最初形态欧姆龙环。在这样一个城市化进程中,国家和个人关系是怎样的?
(一)社会运动的困境。中国的维权者必须不断地确认其维权行为的合法性,同时为其行动创造抗议空间; 前者是对国家权威有意或无意地在内部化,后者则对国家权威一定程度上构成了挑战。
(二)国家--个人的关系与中国人的自我边界。由于学科范式的限制,行为主体长期以来一直被忽视在社会学研究中的分析层面。 近年来,社会运动研究兴起火炬树桩,研究目光逐渐转向行动者及行动的实践过程。中国人的自我边界成为分析国家—个人关系的分析工具。
(三)中国式权利和公民的产生。中国人民的权利不同于西方国家,中国的国家个人关系以极权主义国家为出发点,以国家对个人的保护功能为结束,而西方国家以独立个人为出发点,以国家权力的制约为结束。
二、案例概述及研究方法
2000年2月22日,B市以罗先生为首的7位公民代表将附有10357个被拆迁居民签名的行政诉讼状递交到B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这便是轰动一时的“B市被拆迁居民集团行政诉讼”(简称“集团诉讼”)。
该集团诉讼自1995年始持续至今,大致可以分为准备酝酿(1995-1999年)、启动实施(1999-2001年)和举报维续(2001年至今)三个阶段(案例细节详见:施芸卿,2007,2012);其参加主体为B市城市发展中“开发带危改”阶段被拆迁的市民,以1998年12月实施货币补偿政策为界。在2001年之后的举报维续阶段,参与者一度涵盖失地农民及部分1998年后被拆迁的市民,最多时达22304人,最少时达5216人。这是较早从财产权和公民权的高度看待以旧城区房屋土地为载体的私人领域被侵占的集体行动案例,其规模之大、时间之长、行动之严谨,使其构成“都市运动谱系”(毕向阳,2006)中最为理性的一端,可称为“公民运动”。从本文的视角看,该个案既在社会变迁背景下综合了国家、市场和社会三方的力量,又在具体的群体与个体行动层次上,体现出对“中国式权利”的某种超越,一种更接近西方脉络的财产权理念已悄然萌生,从中可见传统渗透式的自我边界初显诸多固化趋势,为探讨中国变迁过程中国家一个人关系的转型提供了独特视角。
笔者自2005年起持续追踪该个案,至今已有7年。在研究方法上,本研究以个案访谈及焦点组访谈为主,辅以半开放公共论坛及问卷调查,在调查中注重各种以“汇编”、“举报信”、“意见书”等形式出现的文本材料的收集,及时跟进诉讼集团成员构成及文化框构的变化、政治时机的把握、行动资源的利用,尤为关注诉讼集团在敏感时点(如“人大”开会等)前后的举措。社会心理学研究常被社会学质疑的一点是实验情境的理想性,出于对变量控制的需要,实验情境往往与真实的社会互动场景相距甚远。而这些以社会学研究方法为主的前期积累,好比将行动者放置于一个真实社会场域的实验室中,克服了实验情境的理想性,亦提供了社会心理学领域较为独特的视角。
三、国家一个人关系模型及其实践
(一)国家一个人关系的两种理想类型
从中国历史上来看,直至改革开放以前,现代意义上的个人几乎不存在。费孝通以“差序格局”和“团体格局”为理论模型,区分出中国和西方两种基本的社会结构,本土心理学在此基础上区分了两种不同的自我构念以及相应的国家一个人关系,如表1所示。包容性自我与自足性自我的主要差异在于自我边界是流变、含混还是坚实、清晰的。前者在图示时多以虚线表示,强调自我边界通透、弹性的渗透状态,国家作为“大我”,构成自我边界沿循差序格局延伸的最外层,并具有道德意涵,与个体形成吸纳--服从的国家--个人关系:后者在图示时多以实线表示,强调自我边界封闭、固化的紧实状态,国家只是包含个体的众多团体之一,与个体形成一种平等、独立的关系。

(二)国家一个人关系的实践形态
在1990年代以来的城市化进程中,土地成为中国经济持续增长最重要的资源。土地具有三重特殊属性:首先,在意识形态上,土地是政权国土化的载体,季天笙中国共产党新政权的建立和巩固本身就与对土地权属的改造密不可分,国家及其代理人也因此对土地享有至高的意识形态合法性。其次,在市场交换上,土地是被商品化的空间,激发地方政府参与到市场逐利,以此推动其向绩效合法性的转型;再者,在日常生活上,土地是个人具体的居住空间,承载着被国家和市场双重挤压下的私人生活。因此,土地和空间在第三次全球化浪潮中被商品化穷人三宝,使全球资本、国家政权的抽象和具体层面、以及个人的日常生活揉合在一起,成为转型期大量复杂的社会冲突的来源。
在这一进程中,地方政府和维权行动者对国家一个人关系有着不同的理解大理一中。地方政府将自身视为国家的一个天然层级,试图维持先前吸纳型的国家一个人关系,并且在发展和绩效的话语下,要求个人对其无条件服从。行动者则通过对法律的独特运用,将国家拆分为以中央为代表的抽象国家和以地方为代表的具体国家两个层级,选择性地在意识形态上与中央政府结盟,将地方政府定义为具体的政策执行者,从而将其推出大一统的国家,打破了原先个人--地方--中央这一连贯序列孙孟全,巧妙地针对不同治理层面的国家同时建构了两套国家--个人关系)吸纳型的中央--个人关系和平等型的地方--个人关系。其中隐含着三对逻辑关联:个人对中央政府的服从;个人相对于地方政府的独立;地方政府对中央政府的违背。由此,维权的“合法性”和“抗争空间”得以同时生产。三者关系如图1所示。

(三)法律的双重角色:中央精神的化身VS.制定规则的文本
与对国家所作的抽象层次和具体层次的拆分一致谢先荣,在建构两种不同的国家--个人关系时,法律也被相应地赋予了“中央精神的化身”和“制定规则的文本”这两种不同的角色。前者主要体现在行动者有选择地只以中央层级的法律为参照,强调的是法律等级及其背后的国家层级,而非法律文本的具体内容,对此象征意义的选用,成为行动者以渗透式自我边界构建个人--抽象国家(中央)之间吸纳式心理关联的依托;后者则构成行动者确立自我边界、建构个人--具体国家(地方)之间平等独立关系时的主要依据。而对于“拆迁”的重新界定,则成为行动者在旧城改造问题上以法律重塑国家一个人关系的逻辑起点。
四、自我边界的“选择性固化”
这种“选择性固化”的机制--行动者针对不同的情境作出具体判断,建构渗透式或者紧实式边界,以塑造吸纳或平等的国家一个人关系--围绕法律、土地、开发商这三个与城市化进程密切相关的具体层面展开,通过拆分国家的治理层级、辨析国家在土地批租中的双重身份、以及剥离国家的政治职能和经济职能,行动者在继承的前提下不断缩小传统吸纳型国家--个人关系的适用范围,并以建构的姿态不断拓展现代平等型国家--个人关系的适用范围,体现了其通过自我边界由渗透到紧实转型而达成的对国家一个人关系的重塑。
五、总结
在本案例中,这种“选择性固化”体现在三个层面:首先,以法律作为“中央精神的化身”和“制定规则的文本”这一双重角色,拆分出国家的抽象和具体层面,即意识形态和行政执行层面,同时分别建构出两套国家一个人关系。其次,通过辨析土地使用权和土地所有权,拆分了抽象国家的双重身份,在将吸纳型国家--个人关系的适用范围再度窄化的同时,则将平等型的国家--个人关系的范围再度扩充。再次,通过对开发商的重新界定,将国家落实到最具体的行政执行机构,通过对市场--国家关系的界定来重申个人--国家关系,以最终完成自我边界的固化。这三重机制如图3所示。

这一机制的本质逻辑在于:在对默认的吸纳型国家一个人关系的继承下,通过如上三重拆分,不断缩小传统社会中吸纳型的国家一个人关系的适用范围(以图3中代表个人的虚线圆圈所示),逐步扩大现代社会中以契约、权利理念为基石的平等型的国家一个人关系(以图3中代表个人的实线圆圈所示),逐层实现对当前独大的体制权力的制约。这一过程,在个人自我层面,是一个自我边界不断固化、紧实,形成独立个体的过程;在宏观层面,则是一个国家大一统向国家--市场--社会--个人各部分分化的现代国家迈进,以实现平衡的再度回归的过程兴平天气预报。
文章归档